?首页?
? >? 资讯中心? >? 行业信息
煤电机组“延寿”空间大(电力观察)
来源:中国能源报 时间:2019-12-11 字体:[ ]

未来,煤电将由电量型电源转向电力型电源。在此背景下,完全可通过少新建、多延寿的方式,协助解决电力安全、系统灵活问题,避免加重投资负担。特别是存在电力缺口的地区,不建议简单关停。

老旧机组改造后环保难达标,失去了延续的意义。同时,企业也要考量投资与产出比,延寿时间过短得不偿失。

日前,国电长源电力发布《关于公司全资子公司发电机组延续运行的自愿性信息披露公告》(以下简称《公告》)称,旗下国电汉川第一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川一发”)1、2号机组(30万千瓦)已临近机组设计寿命。经国家能源局华中监管局准予,两台机组可延续运行,分别以评估报告通过的时间为基准,延续运行10 年。

记者梳理发现,经环保改造、增容提效、供热升级等措施,我国目前已有10台煤电机组获得超期服役延续运行批复,主要涉及国家能源集团、华电集团两家企业。对比近期频现的煤电资不抵债、清算破产等现象,机组“延寿”显得格外罕见。究竟什么样的机组能够延寿?延寿能否成为存量火电资产的一条出路?

既是“止疼药”,也可防风险

“汉川一发1、2号机组延续运行获批准,有利于汉川一发日常生产经营保持持续稳定,汉川一发将严格按照火电机组运行维护有关规定,确保发电机组正常、稳定运行。上述延续运行期限届满前,公司和汉川一发将根据机组运行情况、寿命评估情况和届时具体政策情况,决定上述机组是否再次申请延续运行。”《公告》表示,延寿为企业提质增效再添动力。

这样的“喜讯”并非个例。

今年以来,至少已有国家能源集团7台机组、华电集团3台机组,先后获得延续运行批复。这些机组均于上世纪80-90年代投运,延寿时间在3年-11年不等。一个多月前,国电靖远发电有限公司宣布,其1、2号机组获得超期服役延续运行批复,准许延运10年,可继续服役至2029年9月、2030年10月。

作为上世纪90年代初甘肃乃至西北区域单机容量最大的火电机组,上述两台机组分别于1989年9月、1990年10月投入运行,设计寿命为30年。“通过增容、供热和超低排放改造等重大升级,提高了机组的安全、经济性和环保性。”相关负责人表示,靖远发电有限公司也是西北区域第一家获得火电机组延寿许可的单位。这一举措,不仅可为当地提供稳定热源,也是优化资产结构、提升企业效益的一条出路。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能源政策研究室主任洪涛看来,这些获批延寿的机组打“加时赛”,既能起到“止疼药”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存量火电机组的财务状况,也能通过盘活现有资产,避免新建长周期、重资产煤电机组而带来的投资风险。

环保性、经济性是延寿前提

两年前,华北电力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袁家海便注意到煤电机组的延寿问题。“在我国,煤电机组到期退役之前,往往已历经3-4轮技术改造。即便临近寿命期,这些机组的状态依然不错,简单关停、拆除非常不经济。”

袁家海表示,除了实现存量资产利用率最大化,优质临期机组还可扮演“战略备用”的角色。“未来,煤电将由电量型电源转向电力型电源。在此背景下,完全可以通过少新建、多延寿的方式,协助解决电力安全、系统灵活问题,避免加重投资负担。特别是存在电力缺口的地区,不建议简单关停。”

“现在起直到2030年,约有5000万千瓦的机组可考虑延寿。”袁家海进一步表示,这些机组虽继续存活,但更多是为电力系统做好服务。“换句话说,一年也开不了几回,实际利用小时数可能只有三五百小时。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算,由于这些机组的投资回报期已过,资产折旧、人员负担相对较轻,固定成本也低于新建机组。前者用于调峰和备用,电量空间让给高效的新机组,可谓一举两得。”

那么,究竟什么样机组才能延寿?

国核电力规划设计院助理总师、商务法规部主任韩磊告诉记者,环保性与经济性是延寿的前提。“对于一些老旧机组,再怎么改造,环保也难达标,首先就失去了延续的意义。同时,企业也要考量投资与产出比例,延寿时间过短得不偿失,所以归根结底是经济性问题。”

袁家海则认为,除了企业自身的工作,目前亟需一套执行标准、技术规范。“以此作为参照,对设备性能的延续做好状态评估。”

优化存量比新建更重要

在目前严控煤电规模的背景下,多位业内人士指出,延寿只是优化存量资产的一个方向。下一阶段,优化煤电存量比发展增量更重要。

“'十四五'期间,乃至2035年之前,煤电仍将是我国的主体能源,其'压舱石''稳定器'作用不会改变。但同时要看到,五大发电集团的煤电业务去年仍亏损26亿元。在此情况下,新建机组经营状况难以得到保证,反而会冲击现有资源。” 在国网能源研究院日前主办的电力系统转型发展论坛上,国家能源集团国电环境保护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刘志坦指出,“如何让现有煤电企业过得更好,是当前的重点。”

这一说法,也在国网能源研究院最新发布的《2019中国电源发展分析报告》中得到印证。该报告统计显示,2018年,煤电企业依然承受较大经营压力,行业亏损面达到47.3%。

对此,刘志坦建议,一方面,应充分利用数字电站、大数据、云计算、在线优化等先进技术,力争实现燃煤电站的实时优化、主动决策、自主维护与检修,以及基于智能电站的智能化设备管理服务和多源生产协作,以改善经营现状。另一方面,加大落后产能淘汰力度,在环境容量宽松、具备建设条件的地区,可采用等量替换、压小上大。“同时,对具备改供热条件的机组,建设实现热电联产,以优化电源结构。”

“为推动产业升级,还可采用供电煤耗差额动态对标淘汰落后产能。以当前国内先进燃煤发电机组的供电煤耗为基准,对服役年限剩10年以下的机组,若供电煤耗高于对标煤耗40克/千瓦时,建议淘汰;对服役年限剩10-20年的机组,若供电煤耗高于对标煤耗50克/千瓦时,则建议淘汰。”刘志坦建议,“对于能效指标达标又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到期机组,在保证设备安全的情况下,应该建议实行延寿运行。”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彩票破解法